河南省社会科学院欢迎您!今天是

henan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社科院logo

迟到的怀念--兼评王国幸《法官回忆录》

2016-06-02   作者:王自禹 呉順奇
【字体:
  不久前,从单位基建项目脱身,重回法学所,担当学术秘书,多忙于所里的事务性工作,负责安排协调,为大家服务。诸如,收发文件、会议通知、课题讨论、项目申请、报销账目……等等。闲暇时,偶尔放歌一曲,合着拍律,抒发郁结,放飞心情;偶尔朋友小聚,淡茶一杯,清酒一壶,对谈促膝;时时读书,畅游书海,寻章摘句,思索意义。日子过得平凡而充实。前几日,同事转来本所先辈王国幸老师所著《法官回忆录》数十册,以为赠阅和留念。伴着五月的春光,周末的那个午后,我一气读完,不期然,徒生万端感念,乍破思绪平静的涟漪,回忆起与老师过往的点点滴滴。九十年代的法学所里,我是晚辈,时常聆听国幸老师教诲,其音容宛在眼帘,其言语回响耳际。时至今日读此书,不知老师平生竟有如此境遇?读此书,方知老师青春作伴之时,书生昂然之气;方知老师中年曲折之事,尤排除干扰、振奋精神办案几十起;方知老师烈士暮年,本色不改、著书立说,旷达纵意!读此书,仅作迟到的怀念吧:天国里的您,应该能感觉到些许?
  
  国幸老师曾在中国人民大学克读法律,后在河南省高级人民院任法官、检察官,从事民事审判二十三年,期间,下乡任公社书记一年,1985年调入我院法学所,从事法律研究九年,1996年退休,2006年驾鹤西去。国幸老师性格刚烈、看重名誉,勤奋好学、精于法律,正直公正、原则性强,深入基层,善于调查,诚如序言所表,“认死理儿”、“触牛角尖”、“刺头儿”、“不听话”、“角刺人物”,等等。在法院工作期间,力行“终审难终的句号应该用心画”,主张要搞清楚当事人申诉的理由,要有服务精神,要正确看待和应用“司法权威”,保证程序公正和实体公正。调来社科院后,潜心学问,共发表论文十余篇,参编、主编专著三部。
  
  《法官回忆录》一书,序言五章,案例三十有五,二十余万言。多讲述河南省60-80年代著者亲历的案例,展示了那个年代法治与人治媾和的无奈、法制与人情勾兑的无序,法理与民俗纠缠的无端。为研究基层地方法治历史提供了鲜活实践、详实材料和精微细节,极具参考价值。虽薄薄一卷,然文字清新可人、叙述详实可考,引为信史;或有文学笔法、间容诗歌排比,添彩增色。尤其在实际承办的各个案例末尾,每每附言或后记,总括经验教训、阐释法理、引用法条、讲解程序。著者采用纪实与文学相结合的笔法,有事件、有情节、有人物,引人入胜。
  
  最后,引用国幸老师作于1980年代无题打油诗一首,作为结尾:十年废法乱乾坤,处处铁窗有好人。一龙脱羁诚可喜,玉宇澄清万民心。
  

                                                                                                                      
 
责任编辑:赵戈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迟到的怀念--兼评王国幸《法官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