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社会科学院欢迎您!今天是

henan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社科院logo

王承哲:习近平网络意识形态思想研究

2018-01-12   来源:《中原文化研究》2017年第六期   作者:王承哲
【字体:

摘 要:习近平网络意识形态思想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不仅为新时代加强和改进网络意识形态工作提供了新理念、新思维、新战略、新方法,同时从多方面深化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理论,为有效解决当前我国意识形态领域的问题确定了原则、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遵循。当前形势下,需要以社会思维、社会眼光审视网络意识形态工作,需要将网络意识形态工作与网络治理相结合。网络在一定意义上已经成为意识形态斗争的主战场,关系着政党政权的生死存亡,必须以新战略应对网络意识形态工作。努力形成同心圆,推动三个地带的正向转化,牢牢掌握党对网络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和话语权。争取国际话语权是我们必须重视与解决的重要问题,用发展的成果向世人证明我们的文明与道路的正当性,包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政治制度、外交宗旨等方面的正当性,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关键词:互联网;意识形态;领导权;治理模式;命运共同体

中图分类号:G12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5669(2017)06-0005-07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深刻论述了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的重要思想,鲜明地指出:“加强互联网内容建设,建立网络综合治理体系,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这一重要论述,是继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于抓好网络意识形态工作一系列重要思想的新发展、新论断、新观念,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为我们加强和改进网络意识形态工作提供了科学指南和重要遵循。

    一、以创新思维加强    网络意识形态安全  

网络在深刻改变着人们生产、生活方式的同时,网络自身的社会属性和意识形态属性也在此过程中逐步显现出来。习近平总书记敏锐地把握住了这些属性并加以阐释,提出网络意识形态工作必须构建全新的思维模式和工作模式。

一方面,需要以社会思维、社会眼光审视网络意识形态工作。互联网越来越成为人们学习、工作与生活的新空间,同时也越来越成为获取公共服务的新平台。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网络空间同现实社会一样,既要提倡自由,也要保持秩序。”“要加强互联网领域立法,完善网络信息服务,网络安全保护、网络社会管理等方面的法律法规。要依法加强网络社会管理,加强网络新技术新应用的管理,确保互联网可管可控。”[1]204-205网络是现实社会的延伸,具有社会属性。网络空间无奇不有、无所不包。当前,我国网民已接近8亿,网络涵盖了社会应该具备的人口、交往、生产、生活、文化、经济、政治、教育、娱乐等要素,已成为名副其实的新的社会形态。正如有的学者断言,网络空间在今天已经成为除去国家陆、海、空、天以外的第五疆域。网络空间与其他疆域一样,也必须体现国家主权,保障网络空间安全就是保障国家主权。侵犯一个国家的网络空间,就是侵犯一个国家的主权。网络意识形态就是不同阶层、不同利益诉求、不同兴趣爱好、不同政治倾向的网民,在网络社会表达的思想、言论、价值观念、政治倾向和利益诉求等。因此,网络意识形态工作不能沿用常规的思维模式,简单地采用封网、删帖等实际无效的方式,必须运用空间思维和社会思维,创新工作模式。

另一方面,需要将网络意识形态工作与网络治理相结合。惯常思维认为,网络只是一种信息技术手段,与具有政治性、阶级性的意识形态无关。实则不然。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网络空间是亿万民众共同的精神家园。网络不仅仅是信息的聚集地与思想观点的交汇处,更是一种话语的空间或者权力的空间,其承载着各种类型的文化价值观念、意识形态与政治倾向等。网络其实具有意识形态属性,网站和网民选择信息、设置议题、传播内容、发表言论、组织传播等行为,体现了信息处理者自身的立场、意图,不仅体现了发布者与传播者的价值取向,也同样体现了其有关的价值主张或意识形态的预设。“占用是理解和解释的不断发展的过程,是讨论、赞成与整合的不断发展过程……在接收传媒信息和设法了解它们的过程中,在联系它们并与他人共享的过程中,人们重塑了他们经验的疆界,修正了他们对世界和对自己的理解。”[2]26-27换言之,网络信息的发布者与传播者在一定的社会关系中代表了某种利益要求与价值主张,必然秉持特定的利益诉求,具有不同的价值观。美国著名学者希利斯·米勒认为“媒介就是意识形态”。网络信息平台可以为不同“政党和国家宣传自身意识形态提供一个媒介,而且,技术本身也已经成为了一种意识形态”[3]116。互联网时代,掌握信息技术话语权就意味着掌握意识形态领导权。谁掌握了意识形态,谁就成了政党政治的工具。因此,网络技术和媒体就有了意识形态属性。正如阿尔温·托夫勒所说:“世界已经离开了暴力与金钱控制的时代,而未来世界政治的魔方将控制在拥有信息强权的人的手里,他们会使用手中掌握的网络控制权、信息发布权,利用英语这种强大的文化语言优势,达到暴力、金钱无法征服的目的。”[4]110在某种程度上,网络新兴媒体已经成为政党的最大竞争对手,它们和政党不仅争夺受众,而且也在争夺对社会主流意见的主宰权,政党的一些传统政治功能,如宣传功能、教育功能等,已在媒体的冲击下日益弱化[5]。

因此,如果各类网络媒介和组织要作为网络意识形态治理的参与主体,发挥意识形态安全筛选人和把关人的作用,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利,让西方敌对势力和反党反社会主义组织控制,任由错误思潮产生不良影响,听凭西方国家输出其价值观念、政治理念和生活方式,攻击我国的政治制度和社会制度;任由西方反华势力通过网络媒体输出他们的生活与消费方式,冲击我国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念,那么网络意识形态工作就能事半功倍。网络具有的意识形态属性决定了网络意识形态的争夺,既是网络工具与网络空间的争夺,更是网民人心的争夺。做好网络意识形态工作,必须在掌握好网络工具的基础上加强网络治理。

二、网络意识形态关系国家安全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指出:“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在互联网这个战场上,我们能否顶得住、打得赢,直接关系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权安全。”[6]他强调指出:“根据形势发展,要把网上舆论的工作作为宣传思想工作的重中之重来抓。”[6]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网络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因素。网络和信息安全牵涉到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是我们面临的新的综合性挑战。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7]421。这些论述表明,网络已经不仅仅成为舆论传播、舆论斗争,包括信息传递、信息交流和信息扩散的工具,在一定意义上关系着政党政权的生死存亡。因此,必须以新战略应对网络意识形态工作。

第一,网络成为各种思潮观点的集散地。网络带给人们各方面便利,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宣传提供渠道的同时,也为人们提供了发泄私愤、随意吐槽的平台,成为各种思潮和言论的集散地。甚至成为以反主流为乐、骂主流成瘾者的自由乐土,成为反马克思主义、质疑社会主义道路、反党反社会主义者的发泄场所,成为西方反华势力意识形态渗透的工具,成为错误思潮肆意横行的空间,成为别有用心者恶意攻击政党、抹黑英雄、妖魔领袖、歪曲历史的用武之地,成为各种错误思想言论的直播和收纳间等。党的媒体的声音也被网络上庞大的非主流、反主流的声音所消解、所淹没。2016年4月19日,在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利用网络鼓吹推翻国家政权,煽动宗教极端主义,宣扬民族分裂思想,教唆暴力恐怖活动等,这样的行为要坚决制止和打击,决不能任其大行其道。”[8]

第二,网络成为意识形态安全的“最大变量”。2017年8月4日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达7.51亿,手机网民规模达7.24亿。2017年,人均使用1到2个新闻客户端已成为常态[9]。网民数量的迅速增长,必须引起重视。网络社会非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存在、发酵、蔓延,大大误导了网民的政治认同、国家认同、民族认同。正如有学者断言,如果错误思潮形成并传播开来,势必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社会认同造成冲击,导致社会成员思想混乱、理想淡漠、价值观念扭曲等[10]。习近平总书记还指出,互联网已经成为我们党长期执政所要面对的“最大变量”,关系着国家总体安全。如何充分掌控和利用好网络平台,有效影响、引导人们的思想意识和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就成为一个重大的现实问题。我们要利用好网络社会这个新空间,盘活整个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活力,使网络成为国家安全、社会稳定的安全网。否则,错失的就不仅是信息交流的技术平台、社会生活的新空间、国家治理的新契机,更是意识形态安全、国家政权政治安全的大形势,网络就会扮演意识形态危机的策源地。长期以来,我们习惯于把网络看成新媒体与工具,视其为中性的,而忽视了它的意识形态属性与社会属性。将网络思想言论看成一般的舆论,甚至轻描淡写成老百姓自己的舆论场,对网络空间疏于监管、对网络思想言论疏于把关、疏于掌控,致使网络空间负面声音嘈杂。要充分利用互联网的各项功能,发挥互联网引导的强大作用,进一步让这个“最大变量”激发出“最大正能量”。

第三,网络意识形态工作应该被作为重中之重来抓。网络新媒体、各种终端之间开展着信息资讯的竞争,在思想观点、价值导向等方面同样进行着交锋和较量。网络言论以其漫无边际的复制、跟帖、发酵,形成了具有强大颠覆力的网络错误思潮。“有些人还不断对马克思主义进行诋毁性解读,对社会主义进行‘妖魔化’宣传,抓住我们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社会问题,对于社会主义制度进行大肆攻击与丑化。甚至攻击党的领导,削弱人们的政治认同。”[11]他们自称是“持不同政见者”,甚至与我国境内外的民族分裂势力、暴力恐怖势力和宗教极端势力纠合在一起,进行分裂活动。网络意识形态领域的历史虚无主义、新自由主义等错误思潮泛滥,加之色情、暴力、诈骗、种族歧视、宗教仇恨等充斥,使一个时期以来网络社会“乌烟瘴气”。这些消极、落后甚至反动的思想行为如果不加以控制,就会像瘟疫一样危害到整个网络意识形态领域的生态环境,对网络意识形态治理构成整体性威胁与挑战。一个政权的瓦解往往是从思想领域开始的,政治动荡、政权更迭可能在一夜之间发生,但思想演化是个长期过程。思想防线被攻破了,其他防线就很难守住[12]。形势越复杂、任务越艰巨就越需要加强意识形态工作,筑牢思想防线。中国共产党成立96年来,在各个历史时期始终将意识形态工作作为一切工作的“生命线”“灵魂”“统帅”来看待,我们在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的同时,也要充分认识到意识形态的重要作用,要牢牢掌握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与管理权。

第四,网络意识形态安全关系国家安全。马克思指出:“如果从观念上来考察,那么一定的意识形态的解体足以使整个时代覆灭。”[13]170网络意识形态以其分化、分层、分众、分圈、海量性、蛊惑性、碎片化、生活化等特点,使其成为最具影响力的、开放的、最易接受的意识形态,成为最能影响人们思想行为、价值观念的意识形态。大量网民在通过互联网获得与交流信息,势必会对其思维方式与价值观念产生影响,网络意识形态安全就成为国家安全的最大变量,直接关系国家的安全。网络和信息安全关系到国家的安全和社会的稳定,是我们面临的新的综合性挑战。在网络时代,国际斗争的手段已经转移到对于网络意识形态的渗透和控制。西方利用文化霸权通过网络等渠道,对我国意识形态不断进行渗透,冲击、否定、淡化我国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价值和指导地位,导致在我们的实际工作中,不同程度出现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甚至出现失语、失踪、失声等现象。一些西方国家凭借网络技术优势,加强渗透活动,盗窃发展中国家的政治、经济和军事绝密情报,培养黑客,制造病毒,造成通讯网络、金融信息系统和军事指挥系统崩溃和瘫痪。掌控网络意识形态的领导权成为保障国家安全的关键,成为意识形态斗争的核心内容。谁控制了网络,掌握了信息,谁将拥有意识形态斗争的主动权。

  三、加强党对网络意识形态   工作的领导

网络意识形态随着网络社会的出现而出现,表现形式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样化,随着新技术的应用越来越变幻莫测。习近平总书记以高度的政治敏锐性和意识形态自觉,深刻把握了网络意识形态总体态势,并作出了果断的决策和指示。主要表现为以下几点:

一是努力形成同心圆。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网络意识形态工作的最终目标是凝聚全社会共识、网上网下形成同心圆。国家作为一个政治共同体,也是意志共同体、价值共同体和信念共同体,一个强大而稳定的国家需要个体和国家整体目的和利益的统一,才能凝聚共识,形成同心圆,而不是舆论对立和利益的分庭抗礼。随着网络意识形态的崛起,也逐渐形成了一个和官方舆论场背离的民间舆论场,两个舆论场的对立、网民和官方意识形态的撕裂是对社会凝聚力和同心圆的巨大冲击。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古今中外,任何政党要夺取和掌握政权,任何政党要实现长治久安,都必须抓好舆论工作。”[14]“不能搞两个标准、形成‘两个舆论场’。”[15]因此,必须增强主动性、掌握主动权、打好主动仗,帮助干部群众划清是非界限、澄清模糊认识,从而不断提升广大民众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认同,以此不断化解不良影响,最大限度地凝聚全社会的人心、智慧和力量。做大做强主流舆论,壮大网上正面声音,最大限度地激发网络空间正能量。必须加强网络的内容建设与正面宣传,培育积极健康的网络文化,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人类优秀文明成果滋养人心、滋养社会,做到正能量充沛、主旋律高扬,为广大网民特别是青少年营造一个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8]。使网上网下凝聚共识,形成同心圆。

二是推动三个地带的正向转化。习近平总书记将意识形态分为三个地带,提出要积极促进三个地带的正向转化。“当前,思想舆论领域大致有红色、黑色、灰色‘三个地带’。红色地带是我们的主阵地,一定要守住;黑色地带主要是负面的东西,要敢抓敢管、敢于亮剑,大大压缩其地盘;灰色地带要大张旗鼓争取,使其转化为红色地带。”[1]196红色地带是高扬主旋律的地带,这是由传播正能量的党的媒体和网上正面力量形成的地带,包括党报党刊、国家电视台、国家通讯社等传统媒体及其新媒体平台等,积极宣传党的主张,尤其是阐释党中央重大决策和工作部署,要唱响主旋律、传播正能量。红色地带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主阵地,绝不能丢失,必须积极扶持、牢牢守住并进行巩固和拓展,不断扩大其社会影响。灰色地带是模糊摇摆的地带,由网民大众舆论形成,宣传的是非马克思主义思想观点,对应的是多元利益诉求与各种社会思潮。其处于红色和黑色地带之间,呈现为一些模糊的认识、暧昧的思想态度、摇摆的观念,但不直接威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对此多一些包容和耐心,在鼓励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前提下,积极加以引导并使其转向红色地带,防止向黑色地带转变。黑色地带是唱衰、攻击社会主义的地带,包括网上和社会上的负面言论,以及各种敌对势力制造的舆论。这些舆论的影响不可低估,反映出意识形态领域斗争依然激烈,不容懈怠。对于黑色地带,要勇于进入,讲究战略战术,勇于用法律的武器,敢抓敢管,加强限制和管控,不断压缩其空间范围。对其中蓄意造谣生事的必须落地查人,依法惩处。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三个地带的理论,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对马克思主义关于意识形态理论的重大发展。

三是牢牢掌握党对网络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和话语权。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坚决抵制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意识形态的侵袭和干扰,牢牢把握意识形态领域的主导权。并就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与话语权的重要意义与具体举措进行了深入阐释。

首先,牢牢掌握网络意识形态的领导权和话语权是意识形态的党性要求。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在意识形态工作中坚持党性,核心就是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站稳政治立场。坚决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坚决维护中央权威[16]。要保证网络意识形态的党性原则要求,必须牢牢掌握其领导权和话语权。新闻舆论工作要坚持党性原则,最根本的是坚持党的领导,体现党的意志、反映党的主张,维护党中央权威与党的团结,做到爱党、护党、为党[1]194。

其次,牢牢掌握网络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和话语权,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新的历史条件下,习近平总书记对意识形态的重要性进行了深刻而系统的解读。经济工作和意识形态工作的关系相比较,意识形态工作极端重要。如果意识形态工作这一手不抓、不硬,就会造成思想混乱,就会逐渐丧失创造物质财富的有利社会环境和强大精神动力,经济建设也搞不好,即使一时搞上去了最终也会掉下来,甚至会出大问题。我们应坚持成功经验、吸取深刻教训,始终做到中心工作与意识形态工作两手抓、两手硬[17]。从党的群众基础与执政基础的关系看,意识形态工作是基础。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要深刻认识经济基础对上层建筑的决定作用,深刻认识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反作用,既不能因为中心工作而忽视意识形态工作,也不能使意识形态工作游离于中心工作。”[6]从新闻舆论与国家政权的关系看,“做好新闻舆论工作,事关旗帜和道路,事关贯彻落实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事关推进党和国家各项事业,事关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凝聚力和向心力,事关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14]。因此,要把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和话语权牢牢掌握在手中。

再次,意识形态领域没有真空,如果不能牢牢掌握就会旁落。马克思曾经指出,“统治阶级的思想在每一时代都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这就是说,一个阶级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力量,同时也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精神力量”[18]52。说明了意识形态话语权的两个方面:一方面,阶级社会里“思想统治”的关键,在于统治阶级的思想作为国家意识形态占据着话语主导地位,掌控着社会思想领域,其他阶级的思想处于从属地位,从属于统治阶级的思想。即统治阶级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其思想、意志在意识形态、思想文化领域中的主导和统治地位。另一方面,某阶级的思想一旦成为占统治地位的思想,那么这个阶级就很容易夺取政权,成为统治阶级。即统治阶级的统治地位不是永恒的,统治地位能否稳固和长久,在于代表统治阶级意志的意识形态能否充分掌控话语阵地,话语能否得到正常表达。如果话语阵地丢失或者话语不能正常表达,社会到处充斥着反对者的声音,那么这个阶级的统治地位就要被颠覆。统治阶级的思想之所以能成为占统治地位的思想,关键在于其掌控了社会的精神生产资料和舆论工具,核心在于能充分表达代表本阶级利益的话语,能把本阶级的思想、意志、价值观念通过宣传、教育转化为全社会的思想。新的历史条件下,意识形态领域中各种思想、价值观念之间的交流交融交锋非常激烈,如果马克思主义不去占领,各种非马克思主义、假马克思主义、反马克思主义就会去占领。“古今中外,任何政党要夺取和掌握政权,任何政党要实现长治久安,都必须抓好舆论工作。”[14]“面对错综复杂的发展环境,我们更要因势而谋、应势而动、顺势而为,把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牢牢掌握在手中,任何时候都不旁落。”[17]当前网络时代,要避免犯颠覆性的错误,防止意识形态阵地失守,必须牢牢抓住网络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和话语权。在新时代,必须要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理论。

最后,网络意识形态工作必须全党动手。由于网络意识形态的虚拟化、碎片化、生活化、隐秘化等特点,决定了网络意识形态工作是一项艰巨而复杂的系统性工程,不是一个人、一个部门、一个领域能完成的。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做好意识形态工作,必须坚持全党动手”[1]195。即意识形态工作需要各级党委切实负起政治责任和领导责任,领导干部要学会通过网络走群众路线,经常上网看看,潜潜水、聊聊天、发发声,了解群众所思所愿,收集好想法好建议,积极回应网民关切、解疑释惑。善于运用网络了解民意、开展工作,是新形势下领导干部做好工作的基本功[8]。各级领导干部要加强对意识形态领域重大问题的分析研判,加强对重大战略性任务的统筹指导。党委主要负责同志作为第一责任人,必须靠前指挥,强化意识形态工作,注重阅评新媒体的内容,牢牢把握各种媒体的方向,勇于批评错误观点和错误倾向。还要学会走网络群众路线,和网民打成一片。真正深入网络一线、深入基层一线、深入网民心中,回应关切、解疑释惑,引领、引导网络意识形态释放正能量。

四、积极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人类社会是由各种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相互转化的因素和领域构成的有机体,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取决于有机体的整体性与相互作用。网络意识形态工作的特殊性、复杂性、多变性、分层分化分众性,决定了网络意识形态工作较为复杂,决定了其工作的难度,也对创新工作模式提出了新的要求。需要将相关单位与部门纳入明确而完整的组织体系,建设全方位、多层次、综合性的意识形态工作协调联动机制,有效整合和发挥各方面信息、社会资源和优势。从而可以构建全方位、多层次、综合性的意识形态工作协调联动机制,实现多领域、多部门、跨地域的统一指挥,协调联动,真正做到信息共享、机制共建、责任共担、目标共赢。目前,各级党委担负主体责任的治理体系初步形成,逐步建立起了由党委统一领导、党政齐抓共管、宣传部门组织协调、有关部门分工负责的意识形态工作格局。但是,作为我国意识形态主战场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最大变量”,常规思维模式难以对其进行有效治理,改变传统的管理模式,创新网络意识形态治理模式并夺得网络社会的“制高点”迫在眉睫。同时,网络意识形态呈现出的群团性、异见性、隐秘性等特点,以及我国当前实体社会多元多样多变等日趋复杂的利益诉求,也加深了网络意识形态的复杂性,决定了网络意识形态问题比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复杂。网络意识形态治理新模式,已成为衡量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治理能力现代化程度高低的关键所在。为此,需要将网络意识形态治理作为一项系统性工程实施综合治理,加快构建网络意识形态治理的新模式。

毋庸置疑,网络社会是现实社会的延伸,现实社会中的人类构成了一个命运共同体,而网络社会参与了命运共同体的构建。网络意识形态的治理是一个庞大的、综合的、长期的过程,同时也需要加强国家之间的合作,更加需要加强网络社会命运共同体的意识形态建构,消除矛盾和误解,凝聚共识,共同建设和谐网络、和谐世界。网络意识形态在国际与国内间的流动不是相互的,遵循着强势空间向弱势空间挤压流动的规律,西方反华势力的渗透就是国际非主流强势向国内主流弱势区域流动的结果。因此,在推进国内网络意识形态治理的同时,必须积极推动国际互联网治理体系建设。围绕和平、主权、共治、普惠等国际价值共识,以联合国为主要平台,研究现行涉及国际网络安全的国际组织、会议、条例和框架等,强化议题设置,积极参与国际合作,适时主导形成代表发展中国家利益的网络意识形态传播的合作机制,加强国际共同利益国家之间的交流与合作。要积极针对政府、企业、学术和非政府组织进行统筹协调,提高我国在网络国际规则制定中的话语权,掌控网络意识形态的制高点,推动国内网络意识形态向国际网络空间顺利流动。“我们不仅要让世界知道‘舌尖上的中国’,还要让世界知道‘学术中的中国’、‘理论中的中国’、‘哲学社会科学中的中国’,让世界知道‘发展中的中国’、‘开放中的中国’、‘为人类文明做出贡献的中国’。”[19]当前形势下,争取国际话语权是我们必须重视与解决的重大问题,要不断增强我们的话语权,用发展的成果向世人证明我们文明的正当性和道路的正当性。要以改革开放取得的成绩证明我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政治制度、外交宗旨等的正当性,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和共产党集体领导的优势、一带一路倡议的必要性,等等。习近平网络意识形态思想为有效解决当前我国意识形态领域的问题确定了原则、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遵循。

参考文献

[1]中共中央宣传部.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M].北京:学习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16.

[2]约翰·B.汤普森.意识形态与现代文化[M].高铦,译.北京:译林出版社,2005.

[3]赫伯特·马尔库赛.单向度的人——发达工业社会意识形态研究[M].张峰,译.重庆:重庆出版社,1998.

[4]匡文波.网络传播学概论[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1.

[5]托马斯·迈尔,郭业洲,陈林.热话题与冷思考(十六)——关于媒体社会中政党政治的对话[J].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00(4):4-13.

[6]胸怀大局把握大势着眼大事 努力把宣传思想工作做得更好[N].人民日报.2013-08-21(1).

[7]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文章选编[M].北京:党建读物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2016.

[8]习近平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6-04-26(2).

[9]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第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发布[EB/OL].(2017-08-04)[2017-08-07].http://cnnic.cn/gywm/xwzx/rdxw/201708/t20170804_69449.htm.

[10]范秋迎.科学认识、区别对待:对非主流意识形态的理性考量[J].湖北社会科学,2010(3):5-7.

[11]刘昀献.中国共产党在当代面临的十大执政风险[J].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学报.2012(2):19-27.

[12]一刻也不能放松和削弱意识形态工作——认真学习贯彻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精神[J].求是.2013(17):9-10.

[13]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8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4]用讲话精神统领新闻舆论工作实践[N].新华日报.2016-03-22.

[15]牢牢把握新闻舆论工作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N].人民日报.2016-03-25(7).

[16]王伟光.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N].人民日报.2013-10-08(7).

[17]彭清华.坚持中心工作与意识形态工作两手抓两手硬[N].人民日报.2013-09-27(7).

[18]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19]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6-5-19(2).

The Research on Xi Jinping’s Ideology of Network Ideology

Wang Chengzhe

Abstract: Xi Jinping’s ideology of network ideology is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thought on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for a new era, not only for the new era to strengthen and improve the network ideological work provides new ideas, new thinking, new strategy, new methods, but also from the aspects of deepening the development of Marx’s ideology theory, determine the principles of the direction, providing follow to effectively address the current problems in the field of ideology in china. Under the current situation, it is necessary to examine the network ideology work with social thinking and social perspective, which requires the combination of network ideological work and network governance. The network has become the main battlefield of the ideological struggle in a certain sense, which is related to the survival of the political power of the party, and must take the new strategy to deal with the network ideological work.We must firmly grasp the leadership and discourse power of the party on network ideological work.Striving for international discourse power is an important issue that we must pay attention to and solve. We should prove the legitimacy of our civilization and the road, including the legitimacy of the socialist core values, political system, diplomatic purpose and other aspects, and the superiority of the socialist system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with the fruits of development.

Key words: Internet; ideology; leadership; governance model; community of destiny

[责任编辑/李 齐]

收稿日期:2017-09-06

*基金项目:国家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重大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重大项目“网络意识形态工作研究”(2015YZD18)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王承哲,男,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河南郑州 450003),主要从事国家政策理论与国家战略等研究。










责任编辑:璇子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王承哲:习近平网络意识形态思想研究